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欢迎来到,瓯雅艺创空间网上平台!
100%真迹永久保真

服务热线:0577-88096761

您当前的位置 : 温州书画艺术网 > 瓯雅资讯 >正文瓯雅资讯
“温州民俗题材美术创作工程”部分作品展示
来源:温州书画院 发布时间:2018-04-16 10:30:00 编辑:周苗苗 字体:

戴宏海与民俗文化专家潘一钢商榷选题

  

前言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坚定文化自信,弘扬民族优秀传统文化,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讲好中国故事”等系列讲话精神。于此,我们要追本溯源,传播温州历史文化,发挥文化对人与社会的教化功能,讲好温州故事,涵养城市精神,增强温州人的自信,提升城市对外形象。

  2017年初,我高研班启动了“温州民俗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之所以称为“创作工程”,基于三点理由:一、丰富的题材资源。温州民俗题材广泛,形式多样,内容丰富,可供创作大量表现力很强的优秀作品;二、从严的创作要求。这次温州民俗画创作是对温州博大的人文精神的时代讴歌。高研班要求尽量避免简单的图解式与肤浅的插图式作品,要深化精神内涵,把主题融入环境,以写实的手法,画出民俗的亲切感和文化的厚重感;三、一个创作群体的长期作业。我们把工程任务作为高研班部分教学内容,以创作课作业形式,用三年时间,力求打造一批能够传之久远的艺术精品。

  温州历史悠久,人杰地灵,作为具有千年沉淀的东瓯名镇,形成了自身独特的瓯越文化。温州的民间风俗是瓯越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浓厚的地域特色。民俗是一个地方的镜子,透过它可以深刻反映温州地区的历史面貌与发展水平,从中了解温州人民的物质生活、科学文化与精神面貌。我们创作民俗画,不仅可以再现民俗风貌,保护地方特色,更是为了弘扬民族文化,既有历史意义,又具现实意义。

  民俗虽然反映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但也有良俗与陋俗之分,我们在良俗中选择120个可画性强的主题进行分类,并请民俗文化专家潘一刚配文,以求图文并茂。在时间上,部分已经消失或淡化的民俗主题,以近代为创作社会背景;大部分依然存在于活生生的人民生活之中的主题,就以当代为创作社会背景,这样使作品更富有亲切感。

  然而,毕竟高研班的学员创作水平有限,我们要尽自己能力抓作品的艺术质量。创作温州民俗题材,很多选题作者本身就是亲历者,即便这样也要在深挖文化内涵,升华主题上下功夫。对那些已经消失或淡化,或不发生在身边的主题,更要认真收集资料,深入生活,深入调查研究。创作时,充分发掘对家乡的深厚感情和丰富体验,多一些历史的、文化的思考,提炼对生活的理解,对人物的把握,让富有艺术魅力的民俗活动跃然纸上。

  考虑高研班学员都是业余创作,全部的120个主题将是一个长期的作业,因此,成果汇报也是分阶段递进。每完成10幅作品,制作一期订阅号在温州书画院网上平台发布。完成50幅以后在温州各县、市、区巡回展出,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已达到展览目标,并于2018年2月6日至2月28日在泰顺美术馆举行第一阶段创作成果首展;4月15日至5月14日在文成县博物馆第二站展出;8月16日至9月2日在宁波美术馆第三站展出,紧接着在温州美术馆第四站展出,展览同时发行作品集。《温州文学》史无前例地已在2017年第3期至第6期连续4期在封面、封二、封三以及封底选刊我们作品,社会影响良好;并将在2018年上半年继续刊登3期。我们希望通过不断地观摩、展览,向广大人民群众以及艺术界同仁请教,进一步提高我们的创作水平。待整个“工程”完成,我们还要策划竣工大展。

  国民之魂,文以化之;国家之神,文以铸之。让我们坚定文化自信、推动文化兴盛,在实践创造中进行文化创造,在历史进步中实现文化进步,用新时代温州文化繁荣发展的实践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贡献力量。

  戴宏海

  

  戴宏海 1941年8月生于温州市。温州书画院专业画家,温州书画院“戴宏海人物画创作高研班”导师,国家一级美术师,温州大学名誉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工笔重彩画研究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原温州市美术家协会主席,浙江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专家特殊津贴。

  瓯剧 纸本设色

  瓯剧,旧称“乱弹”。过去,温州乡村有种半职业的戏班子,农闲时结班做戏,农忙时则落田务农,俗称“三月班”。所唱所白的,是温州方言加上官话的混合语,俗称“乱弹白”。剧目大多取材于民间故事与历史传说,由于朴素清新,加上词句通俗,表演细腻,故事情节动人,很受老百姓的欢迎。1959年温州乱弹更名,改称“瓯剧”。除了保留原有特色外,也吸收了高腔、昆曲、徽戏、皮黄等剧种的唱腔曲调,使之艺术更加丰富多彩。现今瓯剧很受欢迎,社区、乡村或庙堂,一有活动或喜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要请瓯剧戏班来演出,除了熟悉剧目,有一种亲切感外,里头还有一种浓浓的乡情。无论年老的名角,还是英俊俏丽的新秀,你在温州的街头巷尾都能碰得到,说不定还能聊上几句,或打声招呼,这戏、这人真正地接地气,没有距离感。(潘一钢/文)

  磨刀磨铰剪 纸本设色

  旧时候常见一种行当,肩扛一条凳子,一边吆喝着,一边游走在城区的大街小巷内。磨刀人的工具十分简单,一条一米不到的凳子,一端放了手摇砂轮,铁砧,另一端则放了磨刀石和盛水的器皿,而凳子的中间一侧,挂了一布袋,里头放了赚饭吃的所有家当,如小铁锤、砂纸、刷子等。过去经济落后,家家收入不高,不论吃穿或生活所用,能省则省,如家庭经常使用的菜刀、铰剪之类,常有破损,小毛病就自己弄弄,遇上刀刃上缺额(缺口)或铰剪的闩损坏,这就得靠磨刀师傅来修理了。别看磨刀师傅这工具凳简单,使用起来都恰到好处,敲敲打打的,就放在一端的铁砧上;如将刀剪磨锐利,一个转身在另一端的砂轮上打几下,再在磨石刀上磨几下就可以了。(潘一钢/文)

  


  杨秀华 1968年5月出生于浙江省瑞安。毕业于温州大学。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温州书画艺术网艺术总监。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浙江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温州市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温州市女画家协会副主席、瑞安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戴宏海中国画创作高研班”班长。

  鹅兜 纸本设色

  鹅兜,是温州民间十分有特色的生活器皿之一。这器皿外形状如鹅,有头有颈还有翼翅,使用起来不仅方便,也很科学。就说鹅头吧,从外表看来,似乎只是一种雕饰。其实不然,是其构造中很为重要的握把,有了它,使得用者不必蹲下也能拎得起低矮的圆盘,将鹅头挽在臂弯处,亦可解放双手;鹅翼翅的设计,大大抬高了圆盆两侧的高度,限制盆内水花外溅。这鹅兜除了用于洗涤衣物外,也用于洗脚泡脚及儿童洗浴等,用途颇为广泛。过去,无论是城底或是乡下,家家户户皆有鹅兜。那时候女儿若要出嫁了,红妆中少了别的可以,但这鹅兜是绝对不能少的,因为在谁家都是必需的。过去也常见三三两两的妇女拎着鹅兜在水井头或河埠头洗涤,那情景,是将生活的美和设计的美很好地融和到了一起。(潘一钢/文)

  


徐香莉 1963年出生于温州市。温州大学应用美术专业毕业。浙江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温州市美术家协会会员。

  旋螺陀 纸本设色

  这是一种很古老的儿童传统玩具,现今五六十岁以上的人,在孩提时,常玩这东西,可以说是最钟爱的了。它的形态通常为圆锥体,一般是用比较硬的杂木制成,这样可经久耐用。玩螺陀时,先用手或抽绳使其旋转起来,然后就用抽绳不断地、使劲地抽打它,让其不停歇地在旋转、飞舞。有讲究的,还在螺陀上涂上色彩,这样一转动起来,就艳丽多姿了。那时的小孩也经常会拿螺陀去对垒,无论是院子里或是弄堂口,或是操场上,都是他们扬威和过把瘾的地宕。比赛的胜负,往往是看那个螺陀旋转到最后,技巧高一点的,则是看谁能一鞭子把螺陀抽到最远的地方,落下来时还要在旋转。对垒中最精彩的,就是两个螺陀在互相碰撞,象是打架似的,谁要是撞翻了,谁就输了。(潘一钢/文)

  


  柯奭 浙江温州人,1973年6月出生,1997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艺术硕士。现任职温州大学瓯江学院设计艺术学院。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浙江省美术家协会综合绘画艺委会委员,浙江省版画家协会理事,温州市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秘书长,民主建国会中央画院画师。

  打水漂漂 纸本设色

  过去,有人将亏了钱,或把钱财给糟蹋了,叫做“打水漂漂”。它只是一种借喻,其实打水漂漂还是挺有趣的,是小孩子们常玩的一种游戏。在一条宽阔的河边或江边,通常会有几个小孩在玩耍,他们时不时地弯腰去捡起滩涂上那些扁平的瓦片或石头,然后接二连三地用手臂使劲地掷向水面,嬉笑着去比赛胜负。打水漂漂的胜者不仅要掷得远,而且要有“漂”,就是要在水面上贴着飞,不时有起落,如能在水面上连续点击十几次,那绝对是高手。要做到这样子,一要出手快,这样才能飞旋起来,浮力会更大;二要力道大,有劲才能稳,不易沉落。一般情形下,则是很难做得到。若一次要有个三四回的起落,也算是不错了。这类游戏不费心思,玩着,自然是轻松了。(潘一钢/文)

  


  黄胜利 1961年8月出生于温州市。乐清师范音美系毕业。得诸多师长指导。1980年在乐清工艺美术厂任工艺美术师。温州市美术家协会会员、温州市瓯海区美术家协会会员。

  竹筏 纸本设色

  临水地方,竹筏是一种很重要的交通工具,除了代替桥梁渡水之用,也可作运输、水上捕捞之用。其制作也十分简单,就地取材,砍几株茅竹,用火烤过之后,用麻绳或藤条绑紧扎牢,再涂上防腐的桐油或沥青,干燥后即成。一般的竹筏长约三丈,宽数尺。竹子的粗端做筏头,高高翘起,细端做筏尾,平铺水面。正因它的轻巧简易,吃水浅,旧时,水域人家皆有,是农家劳作、出门的一种工具。楠溪江中下游,山青水绿,村落众多,是竹筏最多见的地方,一到黄昏,竹筏上渔火点点,鱼鹰飞翔,乃一幅绝美的画。而今竹筏成了特色和时尚的旅游交通工具,人在筏上,可听撑筏者的俚歌、传说,也可尽情浏览两岸的美景,一路过去,皆是惬意和舒适。(潘一钢/文)

  


  张亮 1971年生于温州,1991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附中,1993年进修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班,现任职于温州昊美术馆,温州市美术家协会会员,温州市鹿城美术家协会理事。

  纺纱织布 纸本设色

  温州纺纱织布历史十分久远,晋时就有鸡鸣布,“夜浣纱而旦成布”,故称。旧时乡村一般人家皆有纺车和布机,劳作者为妇女。她们心细、手巧,自然就织出了许多的花样来,既好看又耐用。要织布,自然是先要有棉纱,纺车就是用来纺棉纱的。过去经过农家门口时,都会听到这种“嗡嗡”作响的纺纱声,听了,往往让人感觉到有一种祥和与温馨在心头弥漫。织布,比起纺纱是要化力气地多。织布时,双脚要上下踩动踏板,带动缯线,拉动上下层经线,双手交换持梭穿经线而布纬线,双手还要不断交换拉筘板压紧纬线,往返不止,家布就这样慢慢织成的。到了上个世纪80年初,农村市场开放了以后,纱车、布机随之隐退,民间的纺纱织布也就逐渐不见了。(潘一钢/文)

  


  黄容海 1976年10月生于温州,200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获学士学位,东华大学艺术硕士。现任职于温州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温州美术家协会会员。

  活字印刷 纸本设色

  活字印刷的发明,是印刷史上一次伟大的技术革命。它使用可以移动的金属或胶泥字块,用来取代传统的抄写,活字印刷的方法是先制成单字的阳文反文字模,然后按照稿件把单字挑选出来,排列在字盘内,涂墨印刷,印完后再将字模拆出,留待下次排印时再次使用。温州民间采用的木活字印刷术是在当代绝无仅有,堪称远古印刷术的活化石。它以上好棠梨木,经雨淋日晒自然干燥后制作字模,刻老宋体,制成一个个的木活字,用于排版。而排版的主要途经,以编印民间宗谱为主。其制作工序为:开工(采访)、誉清(理稿)、检字、排版、校对、刷印、打圈、划支、填字、分谱、草订、切谱、装线、封面、装订等。温州是个移民城市,宗族众多,这也为这种技艺提供了一定的生存空间。(潘一钢/文)

  


  张巨雷 1974年2月生于浙江温州。1989年就读于中国美术学院附中,1997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环境艺术系,为Jlstudio设计公司创始人,设计总监,高级室内建筑师。

  打铁 纸本设色

  俗话说,世间活计三样苦,打铁撑船磨豆腐。没有力量不能打铁,没有吃苦精神不愿打

  铁。几十斤重的大锤起起落落,需要多大的力量与气度。打铁,掌握火候是最重要的,时间太长,铁块会熔断,时间太短就会打不动。火候到了,就用铁钳子夹出来,放到铁墩子上。师父握小锤,徒弟握大锤,小锤敲到哪里,大锤就紧跟到那里,配合十分默契、到位。在锤声叮铛,火星四溅时,铁器逐渐成形了,最后,把铁器夹入一个蓄满水的桶里淬火,随着“嗤啦”一声,一团白色的烟雾倏然飘起,一件件的耙齿、镰刀、勾钉、船锚、渔叉、门扣等物件就悬挂在了门口,等待着顾客的上门。如今,那千锤百炼的打铁声,也抵不住岁月的消蚀,渐行渐远了。(潘一钢/文)

  


  叶芳 浙江温州人,1981年出生。2009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专业,获博士学位。现任职于温州大学瓯江学院设计艺术学院。

  卖白玉兰花 纸本设色

  白玉兰花开的时候,春天也到来了。也就在这时候,温州城内能看到三三两两的妇人,她们手挈小巧的篮子,沿街走巷叫卖玉兰花儿。她们都来自附近的乡郊,一大早,就爬到自家笼盖一庭的白玉树上,小心翼翼地去釆摘那些正含苞欲放的玉兰儿,趁其鲜嫩水灵,赶早儿来到城里叫卖,若是过午后,太阳一晒,花容易蔫,就再也没有人要了。那时的买花者,多为妇女,买成串的并不多,一般捡个三四粒、五六粒,放在家里的小碟子上,盛点儿水,闻闻香,或插头上来点扮饰,那时候的时尚,不像今天这样穿金戴银,镶嵌钻石什么的,那时候极其的朴素,倘若买一串玉兰花儿挂在脖颈上,也算是最为时尚了。这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以前的事儿,今天自然是看不到这情形了。(潘一钢/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