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欢迎来到,瓯雅艺创空间网上平台!
100%真迹永久保真

服务热线:0577-88096761

您当前的位置 : 温州书画艺术网 > 瓯雅资讯 >正文瓯雅资讯
薛铁章水墨画展14日温州书画院开幕
来源:瓯雅 发布时间:2017-11-14 14:33:00 编辑:周苗苗 字体:

  

  “薛铁章水墨画作品展”于本月14日在墨池公园的书画院展览厅开幕,本次展览共展出薛铁章近年来创作的精品水墨画作品80多幅,展览将持续至11月30日,《薛铁章水墨画作品集》也同时发布。

  年逾古稀的薛铁章原籍瑞安,是一位热爱生活,充满激情的艺术家。在他的作品中,人物和动物结构准确,生动传神;用笔沉着酣畅、劲健雄浑,有骨气、有气势;用墨浓淡得体,黑白相用,干湿相成,百彩骈臻。他的创作题材广泛丰富,多以人物和动物组合为场景,既有描写当代现实生活的内容,也有对历史典故、神话传说的叙事描写。比如《夜市三轮》《嬉兔儿》《过一把瘾》《话年成》等,形象生动地反映了工人、农民、退休老人、少年儿童、青年人和打工族对生活的热爱和对未来的希望,而《新疆亚克西》《牧趣图》《原上暖日春光早》《内蒙骆驼》《傣族姑娘》等,则反映了边疆各族人民发展生产、战胜困难、团结和谐的美好生活。

  为一个迟到的画展喝彩

  ——薛铁章中国画作品展观感

  这是一个迟到的画展。说它迟到,是因为呈现在观众面前的是如此精彩的中国水墨作品。本该早些让更多的人能有欣赏和学习的机会才好。说它迟到,还因为画家今年已是75岁高龄,才是第一次举办个人画展,毕竟错过了趋名趋利的大好时光,本该早点亮相扬名才好。当然,这也恰却反映了画家“与世无争,与画有情,任天知命,平淡自然”的极其可贵的人生态度。正因为如此,我更觉得大家应当为这个迟到的画展喝彩。

  薛铁章先生,生于1942年,温州人,原籍浙江瑞安。我初识先生还是50多年前的一次偶然机会。1963年,我在浙江美术学院附中读书时,同班的温州同学池长尧带着他来教室里看我们的课堂作业,池把薛介绍给我说:“他是我的温州同学,很喜欢画画,以后会常来看看同学们的画,请多多关照,给予帮助。”他不善言辞,仅在一旁笑眯眯地朝我点点头。以后,他来过多次,有时候也直接找我带他去教室,认真地观看我们的课堂作业,偶然问几句,仍然很少言语。我陆续地从侧面获悉,他虽是我们同代人,但略长我几岁,有很好的绘画功底,已涉足版画,连环画,剪纸的创作,只因家庭的历史原因,失去了报考浙美附中和浙江美院的机会,亦很为之惋惜。1969年,他作为温州艺雕厂的技术工人,来浙江美院参与了“红太阳展馆”九幅大型彩石镶嵌壁画的创作和制作,虽也见过几面,但各忙各的,也顾不上言语交流,更不知道他已经利用了这个机会,向方增先,吴永良等名师学习中国画,并从此走上了专攻传统水墨画的道路。此后的数十年间,我们仍偶有见面的机会,他依然保持着谦虚、低调的姿态,从不炫耀自己在绘画上的成绩,不求闻达于人。我仅从旁人的议论中得知他退休前一直在工艺美术行业工作,颇有成绩,并荣获温州市工艺美术大师的荣誉称号。也得知他一直在研习中国画,并在温州的国画界小有名气。虽然命运对他并不公平,但他却始终怀抱着美好的愿望,执着地追求自己的奋斗目标。人生被关上了一扇门,却又打开了一扇窗。他不忘初心,不放弃希望,照样活出了精彩的人生。艺术家之间的交流本无须多言,作品就是最有说服力的语言。为筹办他的第一次个人画展,我才较为完整地欣赏了他的中国画作品,也进一步加深了对他的人品、画品的了解。他画得那么多、那么好、却又是那么谦虚、那么低调,不禁令我对他油然而生敬意。

  薛铁章是一位热爱生活,充满激情的艺术家。他的创作题材广泛丰富,多以人物和动物组合为一个特定的场景,或单独的人物、动物场景。既有描写当代现实生活的内容,如《歌手》、《夜市三轮》、《嬉兔儿》、《黑白交响乐》、《过一把瘾》、《话年成》、《聊心事》、《驯马图》、《架起条条彩虹的人》等都充满着生活气息,形象生动地反映了工人、农民、退休老人、少年儿童、青年人和打工族对生活的热爱和对未来的希望。也有对历史典故、神话传说的叙事描写,如《伯乐相马》、《八仙过海》、《羲之爱鹅》、《东坡秋林觅句》、《杜甫行吟》、《和合二仙》、《卖炭翁》、《王冕画荷》、《郑板桥》等家喻户晓的历史人物、故事得以生动再现。更有大量描绘祖国边疆少数民族人民的生活场景,如《新疆亚克西》、《驯马图》、《牧趣图》、《原上暖日春光早》、《草原人家》、《西部风情》、《内蒙骆驼》、《傣族姑娘》、《草原儿女》等记录了边疆各族人民发展生产、战胜困难、庆祝丰收、团结和谐的美好生活。绘画是什么?绘画是自然之文与人为之文融合后的动人之处,通过艺术家心灵的感应,创造出某种独特意境,去感动自己和一部分观众,引起大家视觉上和思想上的共鸣。薛铁章的作品基于对生活的热爱,并把这种热爱转化为作画时的激情,逐步形成了自己特有的绘画风格,即概括、简炼、生动、豪放,笔墨洒脱,水色交融,急就成章,一蹴而成。

  薛铁章是一位勤劳刻苦,功底扎实的艺术家。在他的作品中,人物和动物的动态、比例、结构把握得比较准确,又极生动传神;用笔沉香酣畅、劲健雄浑、有骨气、有气势;用墨浓淡得体,黑白相用,干湿相成,百彩骈臻,虽无色,胜有色。不少作品可堪称形神兼备,笔墨精妙的佳作。绘画,不能离形与色,离了形与色,即无绘画矣。故形与色是画家的基本功,若无长期的刻苦训练,岂能达到这个水平。他的作品大多以写意为主,偶有少数兼工带写的作品,其表现手法和审美趣味更倾向于追求逸笔草草,挥洒自如,似有意,似无意,似有能,似无能的极境。当有人把审美标准定位在栩栩如生上时,扎实的绘画基本功常常被误导为工笔和工整,致使绘画变得越来越写实,越来越拘谨,越来越缺乏艺术性,甚至突破了艺术的底线,沦为一味媚俗的商品。当有的人把审美标准定位在新奇古怪上时,却又放弃了对绘画基本功的要求,将形与色仅仅当作笔墨趣味来追求,致使绘画越来越空洞,越来越随意,越来越缺乏欣赏性,甚至同样会突破艺术的底线,成为无人能看懂的废纸。薛铁章善于将自己扎实的基本功和熟练的技艺融合在一起,走出了一条既非工整拘谨地写实写真,亦非肆意妄为地乱涂乱抹,能够介于似与不似之间,雅俗共赏的路子。这是他的一种智慧,更是他的一份辛苦。因为想法再多,想法再好,但在想法和艺术之间还有一个手艺。手艺倘无千百次的重复训练,是不会熟能生巧变成技艺的。想法需要一定的技艺才能够实现,而技艺之美恰却也是艺术审美的一个重要内容。

  薛铁章是一位善于学习,勇于进取的艺术家。在他的许多作品中,我们不难看出他临仿前人经典的痕迹。如徐悲鸿的奔马、黄胄的小毛驴、;李可染的水牛、李震坚的女人体、周昌谷的傣族少女、吴永良的少女与羔羊、刘大为的牧民与骆驼等,均是在他的作品中经常出现的形象。他精研名家以线造型的特色,精研名家用笔用墨的技巧,熟练地掌握了不同的表现方法,依托自己扎实的速写功夫和造型能力,创造了适合自己表达思想情感所需要的形象。其形神兼备,笔墨精妙的程度令人惊叹。潘天寿先生是非常重视临仿和写生的,他说:“吾国唐宋以后之绘画,先临仿,次创作,创作中间以写生。西方绘画,先写生,次创作,创作中亦间以临仿。临仿,即所谓师古人之迹以资笔墨之妙也。写生,即所谓师造化以资形色之似是也。”我在美院附中和大学部共九年的学习课程,其实大多也是通过临仿来师古人,师名人,师师长。或通过写生,来师造化,师自然,师物象。薛铁章通过自己勤奋刻苦的努力,数倍数十倍于在校学生的努力,补上了临仿与写生这两门课,故能取得成功。尤其是他的许多现代生活题材创作,更是摆脱了临仿的痕迹,寓于独创,追梦经典,更突显了自己的绘画功力。如;《歌手》、《夜市三轮》、《觅猴送果图》、《黑白交响乐》、《驯马图》等均为上佳之作。我们都应当为他的这些优秀的中国水墨画作品喝彩。

  旧梦依稀,往事迷离,一晃间人生皆已过去了大半,当年美院的同学仍能坚持画画的已为数不多,能够拿出作品来举办个人画展的更是寥寥无几。而当年没有机缘考美院的薛铁章先生却坚持画画至今,并成功地举办了个人画展。为之感到高兴的同时,也不禁想到中国人历来就有自古英雄不论出处,将相本无种,草莽出英雄之说,只是多年来被讲究出身、成份、学历等外在条件而埋没了英雄。命运嘲弄,造化游戏,历史还给薛铁章开了一个玩笑。2011年8月20日的《温州日报》以“薛里昆仲,爱乡己国”为题,刊文介绍了薛铁章的父亲薛济光、叔叔薛济明二人系乡贤后裔,生在儒家,弃官从商,曲线救民,心系祖国,流亡从教,投身军工,支援抗战的爱乡卫国事迹,终于卸下了薛铁章背负的这个本就不应有的家庭历史问题的包袱,命运本无奈,有志事竟成。薛铁章在困境中坚持梦想,为实现梦想而努力奋斗的精神,更值得我们为他喝彩。

  高而颐

作品欣赏

《架起条条彩虹的人》
《聊心事》
《新疆亚克西》
《抽支烟再干》
《驯马图》
《柿熟羔肥》
《相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