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欢迎来到,瓯雅艺创空间网上平台!
100%真迹永久保真

服务热线:0577-88096761

您当前的位置 : 温州书画艺术网 > 瓯雅资讯 >正文瓯雅资讯
以身试“艺”——陈天龙的水墨画
来源:温州商报 发布时间:2017-08-30 15:37:00 编辑:周苗苗 字体:

  “有人惊讶,我画中国画了!因我是科班出身的油画家。”著名油画家陈天龙在水墨画册的自序里这样开头。日前其个人水墨作品展在市区博诺可画廊悄然开展,首次集中展出了50余幅水墨作品。

  82岁的陈天龙,笑称自己是“80后”,画了一些“不正经”的画。对于画水墨画的初衷,陈天龙说是随意而为,无心插柳,纯属心血来潮的涂鸦。题材多为日常生活所见有感而发,常以眼前出现的平常物象入画。

  此次展出的作品中,猫占了一大部分,形态各异,见首见尾不见足,而且都带着谨慎的眼睛望着这世界。他在1988年画的一幅《猫》上,这样诠释:“猫给人的视觉形象十分可爱,但待人接物方面表现缺德。它吃饱睡足之后便寻欢作乐。它扑食老鼠实在是出自饥困之奈何。倘见鱼鲜熟肉即垂涎三尺,馋狂丑相不可言状,管它是谁的,暗偷明夺,吞吃了再说。一旦食饱饮足,迈着方步不屑一顾。有时养猫人恨不得把它远远抛去,不忍心的是它还有一手阿谀奉承的伎俩。”1998年的一幅《白猫》,林曦明先生如是落款:“艺高人胆大,风清月正圆,艺术贵为创造,白石翁所为似与不似之间,天龙兄深有理会。”

  “我作中国画不为赶时髦展风流,更不曾做过要出版中国画书册的黄粱梦。是中国人总是摆脱不了传统文化之熏陶,潜移默化、自然而然地意欲于宣纸上玩弄。虽然我是搞油画的,但也是中国人,如何让油画进入我们的民族精神,这个需要有实践的过程,不能嘴巴上说说漂亮就行。”

  为了给自己一个思想清醒的头脑,陈天龙先生曾在仰义的山上待了七年。他说:“我信仰的人生是艺术,真正的艺术就是一个‘净’字,净需要修行,修行首先要修自己的心。”

  那段时间在山上,条件差,不管心情好不好,每天晚饭后便在宣纸上玩弄。陈天龙先生说,这批画都是玩出来的。不过,他说宁可做失败者,也要给艺术自由。

  陈天龙先生说,虽然老祖宗给我们留下丰厚的绘画遗产,如果抱着传统不放,就等于僵尸。绘画是视觉艺术,要不断建立新的审美观念,才富有生命力。

  念中学时,他曾在熟宣上画了一幅赋彩中国画《大家都来捞孑孓,彻底消灭蚊子》。刊登在卫生部出版的《卫生宣传工作》杂志封底。后来就读罗马尼亚埃乌金·博巴教授油画训练班时,潘天寿、吴茀之二位中国画巨匠来授课,使陈天龙先生顿悟,中国人学洋画必须注入本民族的文化精神元素,且要懂得传统绘画的艺术特色与笔墨实践的能力。否则,想树立中国油画风貌即为纸上谈兵。在这个思想推引下,在宣纸上玩弄笔墨便成了他油画之余的嗜好。

  “继承传统不能泥古不化,而是为了发展未来。我们的思想我们的眼睛,要迎接明天阳光。战士可以以身炸碉堡,我也可以以身试艺术,我从来没考虑把这些画拿出来展览,希望自己再多活几年,以后拿更好的作品来做个巨型的展出。虽然自己年迈,但我还是想着未来的美好。”(商报记者 郑丽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