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欢迎来到,瓯雅艺创空间网上平台!
100%真迹永久保真

服务热线:0577-88096761

您当前的位置 : 温州书画艺术网 > 瓯雅资讯 >正文瓯雅资讯
“正大气象”第四届杭州·中国画双年展
来源:雅昌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7-01-04 10:06:00 编辑:徐雪琳 字体:

  展览时间:2016-12-28至 2017-02-17

  开幕时间:2016-12-28 10:00

  展览城市:浙江-杭州

  展览地点:浙江美术馆

  策展人:刘大为 孙永

  主办单位:中国美术家协会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浙江省文化厅中国美术学院

  承办单位:浙江省美术家协会浙江美术馆浙江画院

  参展人员:张道兴杨晓阳潘汶汛陈永锵方楚雄刘云韩书力冯大中刘金贵梁占岩徐勇民郑军里陈辉许俊闵学林吴静初姚晓冬许钦松陈琪戴卫朱道平王涛江文湛孔维克王镛丁中一赵建成吴永良王赞施大畏薛亮杜滋龄何家英王西京马国强白云乡蔡超许勇程振国刘泉义余昌梅

  展览备注:“正大气象”中堂画学术论坛主题:

  1、《中国画中堂画的正大气象》

  2、《中国画与中国人的家风和家居》

  时间:2012年12月28日下午2:30

  地点:浙江美术馆一楼多功能厅

  主持人:高士明

  展览介绍

  悬于高堂游于风雅乐于民间

  写给“正大气象—2016年第四届杭州中国画双年展”

  中国绘画,登堂而入室,常引为宗亲家族的陶养与训诫,故当有正大之气。第四届杭州中国画双年展依循“生态中觅生机、活化处继活力”的方法,以“正大气象”为主题,以中堂绘画为田园,来重建中堂绘画所代表的家国之颂、诗画之雅、民乐之风的诸般意味,再访中国书画与人居精神的内涵之所。

  中堂,既指屋宇的空间重地,又系家族的威权核心。大约中国的古代,从南至北,房屋筑造的材料虽有砖木之变,但营布的核心总在中轴上的正厅,却是不易。上世纪70年代,我所上的中学是福建沙县一中,那里原是一座孔庙。高门槛层层引入的主径,导向砖台高筑的大殿,数桩圆柱铺陈开去,恰是正厅的气派。在那个轰轰烈烈的时代,如此堂正的素壁之上,往往挂着各类宣传绘画,有时是杨子荣打虎上山、劈腿而歌的剧照,有时是英雄大寨人挥锄造田、顶天立地的形象,有时是珍宝岛的义士披雪荷枪、负伤冲锋的英勇豪情。这些画悬于高堂,令多少少年倚望。这类画的高悬,与贴于街巷卓然不同,当我们列队堂下之时,心中的豪情常被悄然拨响,久望英雄,某种气息充塞胸间。这真是“文以载道”的经典化育,它以热诚的方式,歌咏其自身所歌咏之事,给人心留下纯然净化。那时的少年,亦存诸般烦虑,却常在这高悬之像下自惭。正是在这里,国家意识形态,以“至大至刚”之象,高悬明堂,直若一种古风,让少年之志凝于其上,盘结成所谓浩然之气。直至今日,每当念起正大刚强之事,心中总怀此类高悬的画像。

  而今,沙县一中的这群宗庙之筑依然保存,只不过筑台下一拨拨的少年已然不见当年的画像。在数字媒体时代的“低头生活”中,抬头仰望国家形象的那番心灵品味已然远去。那么,今天的少年可知《论语?先进》中曾皙的生命态度?可能真正判别和体验那种精神自由的高度呢?孔子问众弟子各自的人生理想,有欲治国强邦者,有欲致力礼乐者,唯曾皙慨然答曰:“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与自然一道应时而舞,歌咏而归,这是何等的风雅。此类“游于风雅”,恰是中国诗书之道的意涵。时下许多恢复了传统的古式中堂,披挂山水,点染花鸟,正合风雅之道的写照。旧时的家筑以林泉为居,但能乘中堂之绘邀风引月的,必当有书香之谓。东方的弥珍植物的生命美学,在如此花木写意之上,一方面明证“格物致知、诚意正心”的观览理路,另一方面又传递四时素美的风雅情怀。

  中堂之绘,往往以复数的方式,布于四壁。此群化的主题,酿造着宗亲家族的风习。中堂之绘或悬于中墙,或挂在两壁,虽默默无响,却以节令四时与穗花写照,互为掩映,而形成一类总体的景观。尤其是它的拱卫之势化育着朝向核心的风姿。此一风姿既涵家兴殷殷之祈,又带民乐陶陶之色。这种互照互生的方式,只有还原在中国民间的中堂文化之中,才能显其声响,发乎机妙。如此说来,中国的中堂绘画应是一类总体的民乐艺术,亲缘家族的崇拜,敦亲睦族的滋养,自是中堂之绘的本然。它赋予中堂绘画某种超出画本身的意味。这类绘画也许是一门忠义的节操源头,也许是某类世代风雅的精神蓝本,也许是满堂喜庆的吉祥之象。在这里,绘画的画者与家居的筑者、睦亲的老者一道成为中堂之绘的宣示者,他们共同向着家人与来访者道说由来,陈明大义,持续着中堂之绘的现实演义。

  正大气象!正,即止于至善,不偏不倚地立于至善之所,便于心灵垂直地向上提升;大,即“大曰逝,逝曰远,远曰返”,让事物永无定形,永无边际却又不断地回返根源。中堂绘画的生存之链勾联着亲缘的滋养,承负着正大的气象。谢赫《古画品录》称:“图绘者,莫不明劝戒,着升沉,千载寂寥,披图可鉴。”我们可否蹑入中堂绘画的生存周遭,在其总体链合的玄机之处,在其与家庭、与人的品性的日常相关之处,重建时代的“披图可鉴”的内涵,重树媒体时代绘画可为的信念。这正是中国画双年展的策略所引领的中国绘画探索与更新的机缘。(许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