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欢迎来到,瓯雅艺创空间网上平台!
100%真迹永久保真

服务热线:0577-88096761

您当前的位置 : 温州书画艺术网 > 文化周刊 > 水墨温州 >正文水墨温州
大罗山的文化精灵
来源:温州日报 发布时间:2016-12-30 15:56:56 编辑:国佳 字体:

  目前,“水墨凝乡情”王学钊书画捐赠展在瓯海区博物馆举行,同时首发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王学钊书画作品集》,展览持续到9月24日。今年81岁高龄的王学钊将自己历年创作的500多幅国画作品,无偿捐献给瓯海区博物馆、瓯海区档案馆永久收藏,引来好评如潮。

  学钊先生一生浸淫在我市大罗山的崖野川石与陋室的纸砚笔墨之间,著述甚丰,既是一位出类拔萃的地方文史学者,也是一位真挚的田园诗人,一位有思想境界的书画家。齐白石称自己诗第一,印第二,字第三,画第四,把外界盛享的画排在最后,等于特别申明自己並不只是一个会画画的画匠。一切杰出的画家一定有其丰富的人文涵养,一切耐看的画一定有其深蕴的精神内核。同理,学钊先生的画独具一格,引人注目,经久耐看而令人爱不释手,也是有其潜在的人生历练的根源。

  学钊出身书香门第,在谷寅侯办的私立瓯海中学读过三年书,受过温州民国女画家孙孟昭的美术启蒙。14岁那年,命运将他交给了大罗山。大罗山以宽阔的胸怀接纳了少年学钊,他种山,看山,爱山,赏山,研山,写山,画山,大罗山伴他成长,与他共同走过一个风风雨雨的时代。他的著作《泉山砚语》《梅泉随话》《香山杂语》《画梅新语》《奇石楼诗稿》等及与人合编的《雅川艺文》《泉村集》《大罗山志》,无不凝聚着大罗山的文化精华。

  大罗山的文脉积淀,经他发掘,拂去尘垢重见天日。如贾宅雅川湖楼历经明清几百年的赏梅赋诗传统,先后聚集了20多位当地与温州诗家互为酬唱,一直延续至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夏承焘、刘景晨、梅冷生等。学钊不仅将其重新整理出版,介绍给大家,还在自家门前种出古梅,在其住所奇石楼中画出梅谱,邀集群贤重赋梅诗,延续了茶山赏梅遗风,一时传为佳话。

  学钊对茶山文化的发掘并不只是整理古籍,他在搜集翻阅古籍宗谱的同时,非常注重实地田野调查与资料的综合运用。张阁老为什么要经常去茶山,古代姓氏迁移和茶山开发,明代永强士族对大罗山发展的作用等,都是他的研究成果。可以说凡要做大罗山与茶山的学问,难以绕过王学钊的研究。

  人们喜欢给他冠以“农民画家”的称号,其实在漫长的中国农耕社会中,大多数优秀文人除为官之外,都是耕读传家的杰出典范,谁会说陶渊明是农民诗人呢?还是因为共和国农民这顶帽子太沉重了,改革开放前他们被束缚在土地上。这时代烙印在学钊身上确实也是很深,至今他还是一个没有退休金,没有体制内劳保,甚至因为被征地而失去了土地的老农民。但他宽容地对待这一切,仍沉浸在自己的文史、诗画研习之中,源源不断地为这个社会提供高尚的精神产品,赢得了社会的认可与人们的赞赏。香港孔子学院掌门人朱鸿林教授曾多次登门造访,并出资邀其赴港交流。今年他被瓯海区评为十大最美老人之一。

  经历、修养及学识凝聚于笔端,就有了他作画的胸襟与意念。他师法石涛等古代大家,并得温州前辈文人画家谢印心亲炙,善用中锋完美地勾画山石树木,传统的构图辅以独创的水墨泼彩,作品气象氤氲,彩墨淋漓,生动活泼,自成一家。而其题字款识有典故、画语、古人诗赋词曲及自作诗文,甚至有民谚俚语新诗,使满纸烟霞多了一份书卷气,不像当今一些画家欠缺题词功夫。他读书勤力,画也充满书卷气,题画诗大多是平时人们很少读到的作品,与画意贴切,书画互补,令人耳目一新。今天,这样充满书卷气的文人画家已不多,我想,称之为大罗山最后的文人画家不为过矣!

  学钊自幼嗜石,后收藏奇石,年高仍乐此不疲,题石曰“我友顽石,石顽友我”“未得入选补苍天,枉入红尘年复年。称奇号顽随风雅,陪松伴竹结墨缘。心性淡泊喜恬静,风骨嵚崎任自然。最爱老友情真挚,共守书斋志更坚。”山石不以炎凉待人,他与山石有默契与交流。二三十年前,其奇石收藏就引得温州书画界诸多名家光顾。如今,学钊又用笔墨师造化,将部分藏石勾勒出来而成《藏石画谱》,气象万千,笔法已不是传统的披麻皴、斧劈皴、卷云皴所能概括。

  学钊是我挚友,相识相交近40年,我在温十二中教美术他主动识我,我到瓯海文化局后首推他为政协委员,历任七届,到70多岁主动请辞。人说我是伯乐,实则是金终会发光,无我他也会有成就,他是我心目中一座深邃的矿藏。

  学钊把恩师孙孟昭的墓做在大罗山。当然,学钊也终将会是属于大罗山的。他是大罗山的文化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