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欢迎来到,瓯雅艺创空间网上平台!
100%真迹永久保真

服务热线:0577-88096761

您当前的位置 : 温州书画艺术网 > 文化周刊 > 文化记忆 >正文文化记忆
雁荡山乐官
来源:温州日报 发布时间:2016-12-30 15:44:53 编辑:国佳 字体:

  山乐官,“雁山五珍”之一。雁荡山素称“鸟山”,鸟山多鸟,列名“五珍”的鸟,只有山乐官一种。

  “雁山五珍”,在明乐清进士朱谏编纂的《雁山志》中已有记载。清嘉庆年间的《增补事类统编》卷二十《地舆部·温州府》:“明朱谏居雁山,尝曰:岂以五斗,易我五珍?五珍谓龙湫茶、观音竹、金星草、山乐官、香鱼也。”冯时可《雨航杂录》:“雁山五珍,谓龙湫茶、观音竹、金星草、山乐官、香鱼是也。”清乾隆年间曾唯《广雁荡山志》及道光年间《乐清县志》中,均引用《雨航杂录》的记载。

  清乾隆年间施元孚《雁山志》另列“雁山五珍”:“一为山乐官,系鸟类,能效人言。二为石蟹,系山中水质结成,形似蟹,研粉能活目疾。三为茶叶,以龙湫、兜率洞所产者最为名贵。四为金香鱼,色金黄而香味鲜美,产石门潭为上品。五为肺形草,一名人字草,叶背有纹如人字形,能冶肺病。”用石蟹、肺形草代替观音竹、金星草。

  总而言之,茶叶、香鱼列为“雁山五珍”是古今一致意见,山乐官、观音竹也属多数。肺形草疑为金星草异名。至于石蟹,一不属于特产,二更难称为珍品。

  山乐官,简称山乐、乐官,形状似金雀,羽毛色黄或黄褐,群栖而生。群鸣声非常悠扬,宛如箫管作乐,故而得名。古籍多有记载雁荡山乐官。最早的是南宋温州学者薛季宣在《雁荡山赋》中写道:“乐官群处而和声,山羊历险而纯素。”记述了雁荡山有乐官、山羊等。南宋乐清知县袁采《雁荡山记》载:“有一种群鸣而声相抑扬,谓之山乐官。”明朱谏《雁山志》载:“形似金雀,群鸣而声相抑扬,如作乐音,土人谓之山乐官。”冯时可《雨航杂录》卷下:“山乐官似金雀,声如箫管。”四种古籍的记载,把山乐官和金雀两种鸟的声色特点,区分得非常清楚。都说山乐官是一种群处群鸣、鸣声抑扬的鸟。清施元孚撰《雁荡志》曾到雁荡山,看见此鸟飞鸣时说:“山乐官惟雁山有之,游人每盘恒泉石间,时见其作队飞鸣,高低宛转,真可作半部鼓吹。”

  端木国瑚《雁山题壁》之三中有句:“净瓶六月水帘谷,云版一声山乐官。始信养生皆外道,清泉何时问还丹。”方观准长诗《送盘山人游雁荡》有句:“不解寻乐心忡忡,似君磊落真趣充。我为君诗写君胸,乐官解听转歌咙。”

  雁荡山民间传说山乐官是一位屈死的媳妇变成的。相传明朝时,有一个财主家中有一个青年长工二头,父亲早亡,只有母亲。还有一个女佣三妹姑娘,父母早亡。财主对待长工女佣十分苛刻,要他们长时间干重活苦活,稍不留意,不打即骂,常常不给饭吃。二头和三妹经常一起干活,天长日久,两人产生了爱情。一天,二头和三妹趁财主不在家,就逃了出来,跑到荒凉的雁荡山南坑口,搭了一间茅房住了下来。两人结成夫妻后,开荒种地,上山斫柴,过起了自由自在的日子。经过多年的辛勤劳动,他们积存了一些钱,盖起了瓦房,生活也改善了,二头常常配着鲜鱼喝酒,还把母亲接来一起生活。可是,婆婆心胸狭窄,家里少了一点东西总是怀疑媳妇手脚不干净。有一次,家里买来的一条鲜鱼不见了,婆婆“撞板障应栋柱”地不断骂,左邻右舍也传开了。三妹受了不白之冤,有口难辩,心里一时想不开,就吊死在路边的一株桐树上。媳妇死后,家里买来的鱼还经常不见了。有一次,婆婆发现一只大黑猫正在偷鱼吃,就用柴刀劈死了猫,这时才后悔冤枉了媳妇,就把死猫挂在媳妇上吊的那株桐树上。三妹死后,南坑出现了一种像金雀的鸟,叫声很像“鲜鱼配酒,鲜鱼配酒”。传说这种山乐官鸟就是三妹变的,还有遗下“死猫挂桐树”的俗语。

  灵岩景区则另有一则民间故事,说古时一对夫妻,丈夫贪吃懒做,连饭也要妻子送到嘴边给他吃,每餐还要吃酱油醮鸡。一次丈母娘重病,妻子回娘家前,做了一只大麦馃,套在丈夫的脖子上。几天后,妻子回家,发现丈夫已饿死了。一看麦馃,只有嘴边被咬了一块,其他地方都没有动。不久,妻子也悲痛过度而死去,死后化成了一只鸟,天天叫着“酱油醮鸡”。当地人就称这种鸟是山乐官。

  但也有人考证山乐官并非雁荡山特产,其他地方也有存在。《山海经·北经》说黄山“有山乐鸟……以歌喉占魁。”三国《临海异物志》:“(黄山)山乐鸟羽毛五色,顶有冠,丹喙赧……忽闻松林中细声袅袅,宛如笙笛。”黄肇敏《黄山纪游》:“夜闻啼鸣声甚异,若歌若答,节奏疾徐,名山乐鸟,下山咸无。”据说黄山管理部门曾组织考察队进行了专门考察,确定山乐鸟为棕嗓鹛。这种鸟,除叫山乐鸟外,还俗叫音乐鸟、八节鸟,是著名的鸣禽。雌雄同色,前额、鼻羽、眼周、耳羽及脸上部黑色;头顶至背、腰部赭褐色;尾上覆羽与背同色,稍转淡栗色;飞羽暗褐色,外羽棕黄色;下胸灰色,尾下覆羽白色。嘴端黄,嘴基黑,爪黄色。雄鸟冠丹黄带红。鸣声悦耳动听,丰富多变,能连发三四或七八个音节,如歌唱弹琴。

  不少诗人讴歌过山乐官。唐许浑《题舒女庙》诗:“山乐来迎去不言,庙前高柳水禽喧。”宋苏辙《新种芭蕉》诗:“萧骚暮雨鸣山乐,狼藉秋霜脱弊衣。”周文璞《山乐官歌》:“山乐官,尔谁魂?逃河入海俱奔奔,伶伦梨园何可论。山乐官,予欲尔兮!无言如有言,为予歌云门。”清浙江学政朱士彦《山乐官》:“截筩像凤鸣,雌雄声各六。伶伦去不远,其精为羽族。日暮空山中,古调谐丝竹。”上述两首诗中都说明了山乐官的来历,并将山乐官的优美鸣声与我国音乐始祖伶伦相提并论。

  南宋王质《林泉结契》卷一载:“山乐官,身全褐,能作歌音,又能作拍弹音,如喤啰者,声清软,性极从容。”有人推断,雁荡山的山乐官就是山乐鸟,大名棕噪鹛。现在,雁山山乐官多年未见踪迹,疑己绝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