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欢迎来到,瓯雅艺创空间网上平台!
100%真迹永久保真

服务热线:0577-88096761

您当前的位置 : 温州书画艺术网 > 瓯雅杂志 > 专栏 >正文专栏
东嘉琴话
来源: 发布时间:2016-12-28 14:50:00 编辑:林靖 字体:

春雨绵绵,人间折柳。独坐溪山馆,无端的改了改唐人的诗句。“劝君莫恋旧风土,西出阳关皆故人”。一种愁绪锁上眉头。

鸟语欲沾衣。这个季节非常适合弹阳关。

于是从墙上取下名为“初霁”的仲尼式古琴,习弹永嘉乡贤林鹗版本的《阳关三叠》。弹着弹着就想起了某些人和事。

《阳关三叠》是一首古曲,又名《阳关曲》、《渭城曲》。该曲取意王维的《送元二使安西》:“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后依此成为七弦琴歌。歌分三大段,三次叠唱,每次叠唱加入由原诗意所发挥的若干俚句,为当时的梨园乐工乃至“雅士” 广为传唱。因取诗中“阳关”一词,再加之歌曲的三次叠唱,故名《阳关三叠》。《阳关三叠》流传很广,以《琴学入门》收录的版本最为通行。《琴学入门》是温州前辈张鹤编写的,他是在上海某观的道士,是蒲城派祝桐君的弟子。

十余年前,我初学古琴,学的就是《琴学入门》版本的阳关,那时候非常喜欢这个曲子,旋律优美,悲而不伤。四年前,在梳理晚清永嘉琴学源流时在林鹗的《望山草堂琴学存书》发现了《阳关三叠》的另一个版本,也闲时试着习弹。这两个版本,指法除个别外,基本相同。但是由于定调不一样,听起来感觉是不太一样的。如果从吟唱的角度来说,林鹗这个版本删去了按诗意添加的俚句,也避开了某些倒字,感觉别有意趣。林鹗在曲后写道:“王右丞此诗当时脍炙同嗜,故借此调歌之。后人遂以能唱渭城曲为雅士。此本琵琶箫笛曲调,初不入琴操,其首尾数句即调之起结,有声无辞,如今之南词亦然。或填入长亭柳依依等俚句,则赘矣,不如删之。”

冰丝律动,弦中满是故人。

在晚清温州琴人中,林鹗和他的师友们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

林鹗(1793年-1874年)字太冲,号景一,又号崎岩,晚号迂谷老人,泰顺人。道光二十二年岁贡,官兰溪训导,归主讲永嘉中山、东山书院。70岁后开始学琴,有琴学著作《望山草堂琴学存书》面世,其中收录了很多自度曲。存书中收录的《阳关三叠》谱子,用的是正调定弦,中吕调宫音。与蕤宾调、无射均,也就是所谓的紧五弦的《琴学入门》版本不一样。这个版本和马元熙收录在《友石山房琴谱》里的阳关属于同一个版本。《友石山房琴谱》的作者马元熙是这样评此本阳关的:“此曲与各谱不同,指法简净,声韵缠绵,真有折柳赠行之意。《琴学入门》琴谱有阳关三叠一曲,乃桐君先生家传秘谱,与是曲不同,惜乎不得亲领指授,徒按谱而弹,恐未得曲中之奥妙耳。”

林鹗古稀之年学琴,得徐学诚和马元熙许授指法,不见其他师承记载。阳关一曲应该传自于和他亦师亦友的徐学诚和马元熙。徐学诚,字茝生,晚号惕叟,永嘉诸生,同光时人,善医、工琴,著《琴谱》一书,林鹗曾为此书作跋。马元熙字兰笙,号琴叟,别号阎浮倦客之徒又号娱琴子。工诗文,善篆隶,好画山水,兼工金石,尤喜鼓琴。初从学于徐茝生先生(名学诚),继就正于孤峰和尚,尽得其传。关于这个版本《阳关三叠》的来历,马元熙在《友石山房琴谱》里这样写到“谱中阳关、平沙、客窗、渔樵四曲,先大父自京邸遇一同年,系山东人,善琴,大父从其遊,而尽得其奥,归而传之徐茝生先生,迨辛酉(1861年28岁)岁,余设帐于其家,聆其所弹之曲,音节入古,均非俗耳之筝琶可比。余酷嗜之,而求其教,茝生先生不以余之愚拙而不屑,不数月而颇得琴趣,而即以所弹之曲,复传其喆嗣松如”。马家爷爷的山东同年现在已无从可考。按时间看也许与诸城派有关,但不知诸城派的《阳关三叠》有没有这样定调定弦的。

因为《阳关三叠》溯源之故,我细细翻阅了《友石山房琴谱》。在这本琴谱里,作者提到了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开霁和尚。我的“初霁”古琴就是为了纪念这位一百多年前和温州有很深渊源的高僧,新浙派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开霁和尚而制作的。制作此琴的时候,我和叶老刚好在收集晚清东嘉琴人资料。发现了其中一个极其重要的人物,那就是把浙派琴学传到温州的开霁和尚。开霁和尚在温州的史料很少。除了《友石山房琴谱》里看到的一些片段和《张棡日记》以及他人笔记中里稍有记载外,几乎再也找不到开霁和尚温州踪迹的资料了。当时我和叶老正为此事苦恼,却在某一天的清晨收到了来自衢州朋友关于开霁和尚离开温州后在衢州龙游的很多资料。据说老天总会在某个需要的时候为你打开另一扇窗的。此时正辛卯小雪后六日,雨止天晴,一时欣欣然,遂斫琴一床以志,并赋诗一首铭于槽腹之內:

溪山夜雨集秋声

一枕冰丝格外清

蕉叶疏疏无觅处

依稀八极正天明

开霁和尚是新浙派古琴大家,与徐元白的老师大休和尚都是新浙派最重要的人物。大休和尚因为其传人徐元白先生而让新浙派在杭州发扬光大,其实温州也是新浙派另一分支。开霁和尚也叫孤峰大和尚,俗名严英仲,安徽人。曾驻锡华盖山,后入主仙岩圣寿禅寺。离开温州后到了衢州,度过了生命中的最后时光,其间重刊了新浙派琴学代表性琴谱《春春草堂琴谱》,附录了自己的《律吕图说》。培养了许多优秀僧家琴人。

孤峰大和尚本和《阳关三叠》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他的学生马元熙却是因为他而重拾古琴的,于是便有了《友石山房琴谱》的面世,让后人得见不一样的阳关。马元熙是1884年他51岁的时候在一次秋季雅集上认识孤峰大和尚的,那时候孤峰尚未出家,也可能这是他第一次来温州。“至甲申(1884年兰笙51岁)秋得聆安徽严英仲所弹平沙一曲,琴兴遂勃勃而起,遂以得闲重理,不以法疏指硬为难,兹已弹之熟矣。”严英仲曾于范师竹学琴,后与范师竹之侄退庵交往颇深,范退庵曾经温州任司马,严英仲此次来温州估计是应好友之约。

次年夏天四月,马元熙再次遇见严英仲,此时的严仲英已是孤峰大和尚了。他自南海来瓯募缘,驻锡于华盖山之资福禅寺。马元熙听了孤峰和尚所弹的岳阳、潇湘、渔歌、樵歌、高山、屈子、塞上鸿等曲,为其琴艺所折服。于是拜其为师得传潇湘一曲。这次孤峰和尚在温州呆了5个月之久。临别时,马元熙以潇湘水云为题绘图幅并叙生平学琴之来源,又书一联,“鹤知不舞意逾重,琴到无声心自超”赠与老师。同年十月,池上楼上有一次大雅集。范退庵等人皆感慨世事无常,短短半年时间,从严仲英到孤峰大和尚,变化实在是太快。

世事确实变化很快。我们几位同好自2012年开始致力于梳理晚清永嘉琴人资料到现在也已经好几年了,因为诸多原因,目前所获却很少。当年一起共事的琴社同仁们也各奔东西。其中变化最大当属小友方见之,如今已属方外之人,在南方某座大山里闭关二年有余,带着心爱的尺八。记得当年来琴社的时候,也是从习弹阳关开始的。那个时候我是怎么也看不出来突然有一天他会看破红尘,孤灯长卷寻找生命的自在。如今回想,感慨当不逊色于一百多年前的范退庵。

雨依旧下个不停,溪山馆里琴声断续。

记得小方离开琴社的时候,好像有雨。那一年,我写了一首小诗,其中有两句是这样写的:

寒箫何故鸣商徵,

未到阳关莫说愁。

谨此,遥寄琴中的故人。